我们不怕热,只怕大旱

芜湖新闻网—大江晚报 2017-07-26 04:02:30


这个夏天,城乡“集中供暖”的美好愿望终于实现。准确地说,应该叫“集中供热”——“热”得人恨不得一天24小时住在空调房里,钻进冰箱里。

早晨6点不到,太阳从东方的天际里露出她不怀好意的脸蛋。人稍微走动,就会汗流浃背。我们扶贫干部一般都吃住在村民家,早餐的一碗热粥,经常烫得人根本无法下嘴。小心翼翼地吸食完了,汗衫已经湿透,脱下来,可以拧出汗水。工作时的情况,同样可以用“热火朝天”形容。比如我这篇手记,是在村部的办公室里完成的。没有窗帘的办公室,被白花花的阳光占领了。盛夏里的人在日头里敲打键盘,倒是平添了几分“悲壮”。

但是,毫不矫情地说,这些都不是问题。城里有很多工种在与酷暑搏斗,农村同样更不会闲着。相比之下,农村人似乎更不怕热,因为我们有草帽、湿毛巾、墨镜。何况,现在条件好了,西瓜吃得起,房间里安装了空调和电风扇。虽然有时候因为电压太低导致空调罢工,但没见到一个人热得嗷嗷叫。

我们不怕热,我们最怕的是干旱。如果干旱来了,会和洪涝一样让人忧心忡忡。

最近一周的时间,咱们村里池塘的水位,呈直线下滑趋势,有的池塘,都快见到塘窝了。再看看庄稼,无论花生、棉花、山芋还是玉米,都耷拉着脑袋,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。如果老天继续不下雨,不知道它们还能坚持多久。这个季节里,本来农村里的蔬菜供应是没问题的,家家户户房前屋后的黄瓜、辣椒、毛豆、西红柿、茄子、葫芦,都是收获期。连续多日的高温,让蔬菜败下阵来,菜叶已经枯黄。大婶大妈们提着篮子去菜园里找一遍,往往是失望而归。连家里一直很勤快的母鸡、母鸭,也提不起下蛋的乐趣。以往是一天下一个,现在三天能下一个,就算尽忠职守了。

您瞧,这就是干旱对农村的巨大影响!其中,最需要水也最让人焦虑的,是正在生长关键期的水稻。一个村有几千亩,如果因大旱而歉收的话,那可是不可挽回的损失。那些种粮大户们,白天晚上都在田间地头里忙活。查看水稻长势,分析灭虫灭草害办法,最紧要的是,想法设法引水抗旱……据保守估计,如果这种天气再持续一周,那么极其严重的旱情就来了。到时候,所有水源都会由政府统一调配。那时候就不单单考虑保庄稼了,而是要优先确保人畜的供水。所以说,农村基层工作具有不可预测性和复杂性,中心工作会突然变了节奏。如果罕见的干旱来了,所有人都要围绕着引水、饮水、保庄稼开展行动。连干旱都抗不了,又怎么能搞好扶贫?某种意义上说,扶贫和抗旱都是同一目标和工作任务,都是要让村民把日子过下去,把日子过好。

设身处地的想一想,面临着如此大旱的威胁,人又怎能顾及自身的感受,而对酷热感到不适与惧怕呢?

张申尚

返回顶部